投稿到民航资源网

【机长手记】雷雨季,你“备”了吗?

 2016-06-21 来源:民航资源网 作者:姚永强  [投稿排行榜]
2016-06-21 13:21:30
我来说两句(1) 分享
【机长手记】雷雨季,你“备”了吗?

  图:白云机场遭受雷雨袭击。摄影:南航刘艺(资料图)

  加拿大温哥华当地时间早晨恰好是北京时间午夜。而此时,我们已经在前往温哥华机场的车上了,准备执飞温哥华—广州航班。  大片雷雨逼近广州  我本想站起来说话,大家笑着说:“机长坐下,坐下,安全第一。”  我先简单做了机组分工,并和机组进行了航前协作。因为在广州—温哥华去程航班的机组准备室里,我们已经进行了详细的协作,在回程时,我只是向大家简单通报了温哥华回广州的飞行时间、航路的颠簸情况,以及温哥华和广州的天气情况。温哥华的天气很好,但天气预报说,广州机场在我们落地时段有短时雷雨。  我笑着对大家说:“这两天广州机场天天有雷雨,希望我们人品好,能正常落地。”  大家七嘴八舌,一致认为这两天广州的雷雨都下完了,回程一定会很顺利。副驾驶对我说:“天气预报说,16时~20时有短时雷雨,4月~6月正是广州的雷雨季节……”我们的航班计划17时15分抵达广州,正好在这个时段内。我看了副驾驶一眼,没说话。  我知道,这种洲际航班的飞行时间有十几个小时,机组要考虑的事情有很多。也许执飞国内短程航班的机组可选择的余地较大,可以延迟起飞以避开危险天气。但洲际航班的飞行时间长,天气预报的准确程度会下降,机组一般会选择先起飞,再在航路上判断目的地机场的天气,决定是否备降。洲际航班一旦备降,机组的疲劳程度会大大提高。因此,机组在决定是否备降时会更加慎重。但是,飞行安全大于天,任何原因和理由在安全面前都要让路。  在航路上,我们一直监控着广州的天气。我们的运气还不错,天气预报和实况显示天气很好,并没有雷雨出现。这是洲际航班,执飞机组分两班轮换休息。当我从休息室走进驾驶舱的时候,飞机已经进入了广州区调指挥区域。在几百海里的飞机气象雷达上,我们已经隐约看到了红色危险天气的显影,广州区调开始流控飞机,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头。当我确定雷雨天气已经开始逼近广州机场时,出于安全考虑,我换下了第二机长,上座飞行,并和所有机组成员制订了各种预案,继续朝广州机场飞去。  飞机开始下降。在飞机气象雷达上,我们已经可以清晰地看见大片的雷雨正在逼近广州,但其他飞机还在正常进近。我们收集到的信息是机场五边有降雨,但天气情况还能满足飞机降落的要求。我们不断下降高度,离广州机场越来越近。也许再过5分钟,我们就可以顺利地在广州机场落地,安心地在机组车上聊天,感慨自己运气好,能在雷雨到来前幸运地落地。我们的执勤时间已有16个小时,飞行了14个小时,我甚至感到自己强烈期望飞机落地。落地还是备降,这是一个问题。  作出盘旋等待的决断  比我们早两分钟的一个航班已经转换到了塔台频率,看来是要落地了,我们应该如何选择?我仔细地调整气象雷达的角度和方式,发现雷雨发展的速度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期,雷雨已经快速接近机场。如果我们选择落地,侥幸的话,有可能不会遇到危险天气。但万一顶着扑面而来的大雨不能落地而复飞,机组几乎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,只有扎进危险的天气中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我抬头看了看机组其他成员,两位副驾驶在等待我决断,第二机长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,就说了一句话:“安全第一。”  作为机长,我不仅要考虑安全,还要考虑公司运营的成本、机组的疲劳程度和旅客的感受。我看了下广州机场周围的天气,大概100海里范围内的雷雨天气正从西南边向机场快速移动,雷雨天气的边缘已经接近机场跑道的一边。在气象雷达上有大片红色和紫色的显影,这意味着天气现象是大雨、雷电,飞机绝对不能进入这样的天气。飞机现在所处的位置没有危险天气,如果在此盘旋等待,也许能避开最强烈的危险天气。而当几个云体间天气短时转好时,我们通过气象雷达和从管制员那里了解到的信息,能判断出安全的落地间隔,也许能很快落地。  于是,我坚定了不能冒险尝试的决心,毫不犹豫地对广州进近的管制员说:“我们无法继续进近,我们申请盘旋等待。”广州进近的管制员迟疑了一下,问:“你们不落地了?请问机组的决断?”我回答:“本场天气迅速变坏,我选择原地等待,再根据天气随机应变。”广州进近的管制员迅速指给我们一个航向并询问:“现在本场天气情况怎么样?趋势是什么?”  我说:“机场的一边都是危险天气,我可能无法继续进近了;后面的系统天气很大,也很强烈。”广州进近的管制员高效地指挥着我们,看来他们对这种即将到来的系统天气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,并开始指挥其余的飞机原地等待。就在我转弯的过程中,我听到广州进近的管制员通报所有飞机:“现在广州本场开始下雨,轻度雷雨,所有飞机不需要回复,收到应答机识别。”我不知道比我们早两分钟的那个航班是否落地了,但我知道,我的这个选择是明智的。  我做了一个简单的驾驶舱简令,复习了复飞、备降的动作和程序并核算了油量,通报机组我们可以等待半个小时。如果天气在半个小时之内不能转好,我们就去备降。当我们的飞机盘旋到机场方向时,在气象雷达上看到雷雨已经笼罩在广州机场上空。管制员问我们:“你们是否可以选择另外一条跑道进近?”我们仔细看了下天气情况,作出了否定的回答。  按下复飞按钮选择备降  在我们继续等待的同时,管制员又向所有在空中盘旋等待的飞机通报:“现在广州机场强雷雨,所有飞机收到后应答机识别。”我们再次盘旋过来后,看到大片的雷雨正朝广州机场压过来。在一两个小时内,天气绝对没有转好的可能,飞机在短时间内几乎不可能落地。于是,机组决断:备降。  我们查看了几个备降场的天气情况,看着整个天气系统朝东边移动,我们通报管制员,我们去桂林机场备降。管制员指给了一个航向,让我们上升高度。在飞机仪表的屏幕上,我们能看到到处都是盘旋等待的飞机。在安全面前,所有的飞机都没有选择冒险尝试。  我们不断地上升高度,也不断地听到机组询问广州天气后,选择去各个机场备降。后队变前队,我们第一个选择备降,反而成为备降队伍中最后的几架飞机之一,去桂林机场的飞机已经排队了。经过半个小时的飞行,我们在桂林机场落地。因为备降飞机太多,我们在滑行道上又等待了一个多小时。在此期间,应广大旅客和乘务员要求,我进行了机长广播,就飞机备降原因通报了旅客,并告知他们,桂林机场只有一个重型机停机位,我们正在等待。  一会儿,乘务主任对我说:“这是非常好听的男中音机长广播,麻烦机长再用英语广播一遍。”天啊,我突然觉得,这个高难度的要求比让我在大雨中降落广州机场还要难。  两个小时后,当我们再次在广州落地时,已经接近深夜,大家在飞机上待了20多个小时,几乎“飞爆”执勤期。但是,大家面色红润、精力充沛,互相开着玩笑,充满了安全顺利完成任务后的自豪感和幸福感。有名乘务员问我:“机长,和我们几乎同时准备落地的航班就落地了,你怎么就备降了?你说说,今天的‘扫把星’到底是谁?”  我想,自然有无数懂行的人站出来替我科普机长选择备降的英明神武,我无心解释。机组车的广播里正在放五月天的歌曲,而我的脑海里却浮现出别样的歌词:  最怕天气突然变坏,最怕管制员莫名的流控,最怕航班不正常、飞机有故障,面临选择,最怕突然听到飞行不安全的消息……突然好想你,你会在哪里?飞得快乐或委屈?突然好想你,温柔理解的话语,突然模糊的眼睛……  我知道,风雨过后就是彩虹。面对风雨,机组最美丽的就是一颗勇敢按下复飞按钮而选择备降的心。如果再次面对这样的选择,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再“备”一次。  回到房间,洗漱完毕,躺在床上,沉重的疲惫从心底涌上来,这种感觉痛彻心扉。我呼呼入睡,电视里正在播放精彩的欧洲杯比赛……

0荐闻榜

更多文章和观点请访问姚永强专题

延伸阅读: 雷雨备降
发表评论
发表请先 登陆/注册

严禁发布攻击他人、言语粗俗、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,违者法办!
钱柜娱乐